专题报道
墨西哥的禽流感疫苗防疫经验简析-world poultry

墨西哥的禽流感疫苗防疫经验简析 

-2015.06.01 By Benjamin Ruiz(世界家禽 

 

活鸟或粪便的流动造成禽流感在墨西哥的快速传播。尽管大量使用了疫苗,该病还是在蛋鸡身上持续存在。

    官方对于墨西哥禽流感防疫的评价是正面的,但是指出应该改变管理办法,使疫苗种子库存更好地与病毒野生株匹配。

    2012年6月9日,墨西哥哈利斯科州首次报道了禽流感造成的高鸟类死亡率。独立顾问、联合国食品和农业组织(FAO) 以及世界动物健康组织(OIE)顾问Miguel Angel Marquez 博士说“我们都认为在死亡之后,有必要进行及时、快速、可靠的诊断,隔离检疫并控制尤其是活鸟的产品和副产品。”但是这才只是个开端。


墨西哥选择疫苗接种

    随着疫情迅速推进,很多家禽生产者面临生存危机,这也导致对接种疫苗的强烈需求。但是,对于禽流感疫苗的支持并不是全球性的。OIE认可的应对外国动物疾病的方法是消灭。随着数百万的鸡只损失,墨西哥政府联合国家家禽科学协会(ANECA)、SAGARPA(农业和农村发展、渔业和食品部)的咨询机构CONASA、以及其他专家总结认为接种疫苗是停止疾病传播的唯一方法。

    在1995年的禽流感疫情中,墨西哥因接种疫苗广受国际社会批评。尽管当时引起很大争议,但是OIE最终接受了这一做法。墨西哥家禽生产者相信2012年的疫情暴发再次需要接种疫苗。

     “确定的是,我认为使用疫苗是积极的。你们可以回忆一下,墨西哥在1995年禽流感亚型疫情暴发时是第一个使用疫苗接种战略的国家,当时OIE建议牺牲鸡只。”禽流感疫苗的制造商IASA的董事Eduardo Lucio这样说。

    如果鸡只没有接种疫苗,它们必须安乐死防止疫情蔓延。但是在墨西哥,病毒的传播是由于活禽和粪便的流动造成的。当禽流感的暴发失控的时候,接种疫苗就被当成唯一的解决办法。

     疫苗接种让病毒检测变得更难,因为抗体试验不能区分接种过疫苗和受感染的鸡。Marquez 博士说“这就是政府和国际组织反对疫苗接种的原因,但是当问题严重到这种程度的时候,政府和国际组织也只能接受。” 


使用哪种疫苗?

    开发一种灭活油乳剂疫苗需要低致病性种子病毒。挑战就是疫苗是急需的,但准备疫苗要花几个月时间。

    幸运的是,墨西哥有2006年分离出的低致病性鸭H7N3病毒,这拯救了整个行业。国家卫生服务食品安全与质量(SENASICA)部门进行了试验,显示出与哈利斯科州病毒90%以上的同源性。疫苗快速制成。在21天内第一次给药,进行疫苗接种,据报道称很成功。鸭病毒最初起到了保护作用,但这也几乎是3年前的事了。


禽流感再次菌苗接种

    在过去的3年中,由于野生株病毒在未免疫母鸡和免疫母鸡间的多次复制,哈利斯科和普埃布拉病毒的氨基酸序列累积变化,野毒株和疫苗之间的同源性降低了。

    实际上,Lucio博士说:“USDA东南家禽研究实验室的研究领导者David Suarez博士在2002年的工作报告中提示,H5N2 疫苗不是很有效,需要改变种苗。”相似的,“针对H7N3病毒群的观察表明同样的问题。这一数据在2013年同样被卫生部门和一些UNA(墨西哥国家家禽联盟)成员分享。”

    现在墨西哥的家禽生产者和兽医社区都在需求由其他病毒制成的疫苗,但是还未经批准。Eduardo Lucio博士解释说:“如果有新种子的话,野生毒株的复制要少得多。”

    有个缺点就是目前的再次菌苗接种。育种与产蛋母鸡从孵化到成年(20周大)期间要接受5次疫苗接种。尽管这样,它们得不到很好的保护。再次接种后的鸡群暴露于禽流感病毒就被感染,导致产量下降和部分死亡。

    Marquez博士说:“理想状态是有一种新疫苗,能减少免疫笼养母鸡的低产和死亡率。”对于重组疫苗也是这样。因为如果重组病毒的血凝素不改变的话,疫苗就会失去控制病毒种群循环的能力。

    经皮下或肌肉注射的油乳剂灭活疫苗能在鸟类中产生体液抗体。再次接种疫苗的鸡群在血液中有很高的抗体,但它们的呼吸道和胃肠道上皮细胞没有免疫(也就是无粘膜保护)。因此,目前的致病野生毒株挑战并大批繁殖于再次免疫接种的鸡群。继而野生毒株复制并且排出。如果有新种子病毒的话,情况就不会这样了。

    Marquez博士补充说:“首要任务是先有更新的疫苗,然后重新应用所有的生物安全措施,严格执行鸟类活动的法律。”


墨西哥和世界的法律体系

    一切表明,法规的目的是确定使用高致病性疫苗的需求。然而,墨西哥兽医制药行业正在等待卫生部门允许种子的及时更新。Lucio博士说:“如今我们的法律体系过时了,还有一个官方(控制)的种子,这使得公司为有效地满足农民需要而做出的努力非常困难。”

    法律体系不适合。 Lucio博士说:“应该接近于人流感疫苗使用的法律,在人流感疫苗法律中,生产这些疫苗的实验室必须每年更新疫苗的种子。这样,即使不相同,也应当创造一个非常相近的监管体系,因为我们讨论的是同一个病毒。”

    对于监管体系的深入审查不仅在墨西哥,其他国际机构如OIE也在做同样的事情。OIE专案组里没有墨西哥检 察人员。“墨西哥和中国是有着最大疫苗使用经验的国家,可以大大有助于目前的情况下,应该如何使用疫苗作为消灭病毒的工具。”

鸡粪流动问题

     据专家介绍,按照重要性排序,禽流感病毒在墨西哥传播的三个主要来源如下:

  1. 鸡粪未经适当热处理过程就直接运输出农场作为肥料施肥
  2. 鸡粪未经适当热处理过程就直接运输出农场作为牛场食用
  3. 淘汰鸡只或受感染鸡只的运输,或经粪便和呼吸道分泌物的排泄正在传播病毒的鸡只的运输

    2014年3月,家禽粪便的运输在哈利斯科和普埃布拉州被禁止,但并没完全落实。Marquez博士说:“当局不可能对疫情地区的商品蔬菜农场1天24小时警戒。”还应该有来自家禽生产者的配合。经道路运输去南方和东南方向换羽却可能携带病毒的免疫母鸡也是如此。



墨西哥的经验和美国的影响

    Lucio博士说美国的家禽生产商可以从墨西哥的经验学到在不同的疫苗接种程序中使用何种疫苗。他说:“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才意识到有必要更新疫苗的种子。因此,我们的疫苗接种策略并没有像它应该的那样有效。”

    墨西哥并不孤单。在意大利、中国和埃及都有禽流感暴发、被更新的种子疫苗控制的例子。这些概念在OIE的建议里都没有记录。




编辑:张 晶

特诺农牧设备(北京)有限公司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科技园众运大厦A座1410A

电话:010 5352 1500

电邮:info@tenuoagri.com

www.tenuoagri.com